FC2ブログ

僕の中の壊れてない部分

那些真實之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親密愛人的進攻

是的,跟親密愛人結合後的第二天,結合的部份非常痠痛。(羞)

結果持續了一個禮拜的痠痛症狀,真的讓我有苦難言。

難以說話之外,也難以進食。

瞬間退化成嬰兒的我,三餐幾乎只能吃嬰兒食品,像是稀飯。

就在這一個禮拜內漸漸適應,漸漸吃起麵之後的第八天,終於可以吃到完整得白飯。

當場就快哭出來了我

食物之所以美味,果然是要伴隨咀嚼,口水攪拌的整個過程。

二月底要再去調整一次鬆緊,在那之前的過年,我一定要狂吃以免之後又只能看不能吃。

那就大概是這樣的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讓我記住這一天吧

在報告開始前,讓我頭一下震撼彈(也沒多震撼其實)

38305250d7b34cafbd3fe0544e266895_7.jpg



是的,牙套從今晚起便是我最親密的愛人

打嗝的吸血鬼

看著日暦上的阿聖,他彷彿在問:「痛嗎?」

我笑了,雖然無法說話,心裡卻回答:「我沒事」

只能說感謝父母把我生得頭好壯壯,所以在拔大牙的時候花了一點時間跟力氣。

麻藥的作用發揮得很快,不消幾分鐘我的右臉幾乎麻掉,心跳很快,拿起水杯漱口的手也抖很害。

老太太握住我的手跟我扯了一些五四三。總之就是拔之前我說服自己鎮定下來。

在拔離的那瞬間,感覺身體有一部份的,長久以來屬於自己的某個部分被狠狠的用外力抽離了。

我覺得失去珍愛的感受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之後日日夜夜,一陣陣抽搐的疼痛提醒著我的失去。

就像,那年之後的每一年一樣。

傷口不斷流淌的血味讓我打嗝都是腥味,心裡想著吸血鬼吃飽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突然想起來小時候常常流鼻血的我,也是這樣吞嚥著自己的鮮紅一直到止血為止。

是不是小時候喝了這麼多自己的血,導致我現在如此冷漠?

過去並不破碎,卻也不想多回憶甚麼特別的情境。

並不是無法直視,可是沒有辦法好好說出口,就怕在變成單字單音之前,泣不成聲。

我不怕的,我甚麼都不怕,我有甚麼好怕的?

再多的痛苦也行,我還挺得住。


老人想矯正

年紀一大把了,才想要去矯正牙齒,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我的心態是甚麼。

小時候牙醫師說年紀太小,等到發育完全在矯正也不遲,加上醫生說我的案例(這是十二年前的一位牙醫師的說法)以目前的技術來說其實成功機率一半一半,所以牙醫師並沒有強迫秦始皇一定要替我矯正。

等到念了大學,那時候的我正值叛逆,許多事情都是自我本位,對於矯正這件事情,我想我應該就是持著『那不是真的我』的心情在面對。以至於錯過了矯正的黃金時期。

所以說,人都是會變的,現在即將要步入職場的我,發現自己需要矯正,因為也許搞不好應該或許說不定,機會會多一點,只因為我的長相。
˙
照完X光就是做齒模。在做齒模的時候我滿臉石膏粉以及石膏屑,雖然那都是可以誤食的東西,但是真的很難吃(呸)

接下來要去拔四顆牙,都是中間的牙齒或是曾經毀損過的牙齒,醫生還給我看了跟我類似的病例,然後看著那麼大螢幕上的完成品,我心想三年之後我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只是下巴跟下唇之間有了S型線條之後的小改變,我就要花三年。

當然牙齒也會變得整齊好看,笑起來也比較舒服。不然我每次看著照片裡瘋狂大笑得我,我都覺得我的嘴巴裡好混亂。

總之,以後這個分類裡面應該會充滿髒話跟抱怨還有呻吟(?)←因為很痛的話老娘我是不會憋在心理而是會瘋狂罵髒話的類型。



也請以後不小心在這裡看到血淋淋照片的眾親友們多多包涵了(土下座)



以上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