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僕の中の壊れてない部分

那些真實之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梵谷果然只有一個人能當,SHIT!!!

I think it's very healthy to spend time alone.
You need to know how to be alone and not be defined by another person.
-- Oscar Wilde

最近喜歡上了王爾。
他有著我喜歡的那種慧黠幽默,帶著Gay會有的辛辣,日本藝人般的精準吐槽功力,對准這個荒謬的世界進行一連串維多麗雅式的諷刺。

有些看法,若是擺在他那個年代,無疑的會引來一陣輿論的喧嘩。
可是你不得不承認,這些刺耳的先進思想是現在這個年代尊崇的不卑不亢。
除了他最引人注目的出櫃事件之外,一個天才要面對的遠多於這些失焦的議題。
為了讓這個天才回歸原始本色,立刻就去博客來書店找到他的作品集然後立刻結帳(最終還是個愛花錢的太太)
於是當哈日情結依舊陰影幢幢根植於腦海的同時,大英帝國就這樣也在腦海中闢出一個洪荒空間住了下來。

題外話:2012年,真的不可小覷。我真的太低估它了。媽的這世界真的瘋到一個不行,美好的醜陋的都交織在一起,難怪梵谷要把耳朵割掉。我真的也很想割我的耳朵,可是一想到再也無法體會到演唱會的震撼,我又猶豫了。梵谷果然只有一個人能當,SHIT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醉臥山樊,看花落

最近樊落是我的新歡。

正等著風弄的壯闊波瀾,華麗延綿的史詩大戲;等上了樊落這個讀起來絲絲入扣,邏輯清晰並且故事性豐富的小品作家。

可能是因為嗅到了同類的氣息,往往寫得讓我心椎的地方,樊落做到了而風弄未必。

層層密密的延綿堆疊而上,那累積出來的厚度恰恰好溫熱那份情感,不膩不疏,那樣剛好,那樣令自己痛得好幾次都把書放下。

看照的地方,在意的細節,應該處理的劇情,不應該仔細交代的伏筆,都恰如其分。

了解我的人可能看到這裡都要好奇了。因為我很少這樣恭維一位作家。

一口氣渴讀的慾望讓我砸了錢,把樊落的作品都收齊了。

後來看了幾次樊落的後記,發現這人的寫作哲學還有那麼幾分跟自己相像。

嘆口氣,想想自己這生大概是寫不出這樣的作品了。

因為我永遠都是這樣,想做的太多,真正做到的太少。

慚愧。

世界第一的初戀最是純情的羅曼史

好像很少寫漫畫或動畫的心得。

對於中村老師的作品,喜愛的程度像是拿破崙千層蛋糕。

我不常吃拿破崙千層蛋糕,但是我每隔一陣子都要吃到它。

一吃,就是一整盒。

對於中村老師的兩部重要作品:世界第一的初戀以及純情羅曼史,心裡的悸動不可能完全沒有。

偶遇


突然遇到得好作品,容易讓人失去理智。

今晚剛看完的三篇赤龜文,讓我忘記時間已經是凌晨,作業也隻字未寫。

情節雖然再簡單不過,懾去心魂的卻是那些心靈上的共鳴:

是一種跟另一個不相識的靈魂擁有同一種頻率的震撼。

可能是那些熟悉的喃喃自語的模式,讓我瞬間跌落進作者營造的凜然跟冰冷氣氛。

肅殺而哀傷的,同類才能明白的味道。

比起那些喧囂華麗,高潮迭起的劇情與穿越,這些來自生命的經驗跟體會,更讓我著迷。

莫名的期許自己也可以寫出這樣低溫但仍舊呼吸著的字句。

雖然劇情的掌握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但是其中本來棲息著的情感本身就沒有邏輯。

這樣摸不著邊際、充斥著不確定的劇情,才開始那麼有一點向真實人生靠近。



還是,我只是永遠在觀看,卻小膽得不敢行動的人而已?



心中鑲著龍



男人的龍在肩上

女人的龍在心上

當痛苦超越肉體

龍紋的身心便會昇華


白石一文的新書《心中鑲著龍》,要不是託書表的宣傳之福,我大概會跟它擦身而過。

白石一文總是可以用一些簡單的話道出我心中那些難以言喻的內心活動。

白石一文的故事都圍繞著命運上的悲劇:孤兒孽子、幫派道、自殺與殺人、傷痛與遺憾、愛與性、糾葛與執著、都市的悲涼、人性的醜陋、價值觀的扭曲還有結尾那些一絲絲的曙光。

很像我一直想要在以前的作品中表達的:人生來就是孤獨的個體──在還沒有覺悟之前──都要用欺騙與麻痺自己的方式活著。

但在種種一切伸手不見五指的摸索中,人生卻也在很多種方式之下走過一段不短的日子。

到頭來,也許真的有希望存在。



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從心中之龍獲得一點點走下去的力量。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