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の中の壊れてない部分

那些真實之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打嗝的吸血鬼

看著日暦上的阿聖,他彷彿在問:「痛嗎?」

我笑了,雖然無法說話,心裡卻回答:「我沒事」

只能說感謝父母把我生得頭好壯壯,所以在拔大牙的時候花了一點時間跟力氣。

麻藥的作用發揮得很快,不消幾分鐘我的右臉幾乎麻掉,心跳很快,拿起水杯漱口的手也抖很害。

老太太握住我的手跟我扯了一些五四三。總之就是拔之前我說服自己鎮定下來。

在拔離的那瞬間,感覺身體有一部份的,長久以來屬於自己的某個部分被狠狠的用外力抽離了。

我覺得失去珍愛的感受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之後日日夜夜,一陣陣抽搐的疼痛提醒著我的失去。

就像,那年之後的每一年一樣。

傷口不斷流淌的血味讓我打嗝都是腥味,心裡想著吸血鬼吃飽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突然想起來小時候常常流鼻血的我,也是這樣吞嚥著自己的鮮紅一直到止血為止。

是不是小時候喝了這麼多自己的血,導致我現在如此冷漠?

過去並不破碎,卻也不想多回憶甚麼特別的情境。

並不是無法直視,可是沒有辦法好好說出口,就怕在變成單字單音之前,泣不成聲。

我不怕的,我甚麼都不怕,我有甚麼好怕的?

再多的痛苦也行,我還挺得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thbeyongtruth.blog85.fc2.com/tb.php/418-7b6d777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