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の中の壊れてない部分

那些真實之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葬禮

記得有一年,家族裡許多人相繼離去。

事後回想覺得這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即便年紀很小但還是鮮明地將那些布滿淚水的臉們倒映在視網膜上,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就在把死亡這件事情忘得差不多的時候,卻突然面對了自己的存在與否的問題,然後認真地考慮了若是離去這件事情。

原來忘記其實是人類演化過程必須具備的能力,不然對人類來說,生命本來來去如塵埃的事實將會沉重的將一個靈魂拖垮。

才稍稍原諒了自己也會遺忘,或是不得不遺忘的本能。

前幾天的清晨,應該算是自可以獨立思考的年紀以來,印象最簡單有力、深刻而俐落的葬禮記憶。

故事的時空背景,人物設定等等,都簡單到不可思議。

但是死亡也就是這麼簡單的令人震懾不已。

鼻子過敏的我被香燻得鼻水連連。清早微濕微冷的空氣,哀愴的人們,誦經的呢喃,老的少的,女的男的。肅穆的嘴角,粉紅的眼白,疲憊的面容,一直都濕潤無比的眼眶。

侷促的情緒,不知該如何表情的表情,只是看著那些被螢幕撥放的照片,看著那些平面的笑容時光,想著有一天自己也會變成這些不再是現實生活裡的笑容,想著有一天我會迎來很多這種時刻,想著我若是站在我面前對著這些一生中的親朋好友鞠躬致謝。


人生,一輩子,就只有這樣子而已,也不只這樣子而已。


軀體在承載所有之後,把所有還給一個叫做靈魂的一縷氣,發散溶解在呼吸停止的那一瞬間。所有對於這個軀體所代表的一切的情緒與動詞,就這樣在一個年歲後,變成一個個鞠躬跟捻香。

所以說,死亡才是逼著人看清楚生命的唯一方式。因為生命本身,就是與死亡對立的極致。


這一生,我到底在追求甚麼呢?我到底是甚麼呢?結局這麼清楚明白,為什麼還要這麼傷痕累累又歡喜愉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thbeyongtruth.blog85.fc2.com/tb.php/434-908439d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