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の中の壊れてない部分

那些真實之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致那些所剩無幾的信仰

赤西仁。

2/11,他宣布他與木梅莎的婚姻。

而我,一大早就被簡訊吵醒。

再來是一連串噗浪未讀訊息的騷擾。

後來是臉書的喧庭若市。

但讀完消息後的世界,都沉寂了。


真是個令人意外不斷的男人。

一年半前,本來就知道他會離開團體,自行發展,卻又因為他不知是過早或是故意,毅然決然地挑選五周年紀念前離開,讓我錯愕,生氣又難過。

一年半後,本來也就知道他一定會結婚,卻也因為消息太過突然,速度過快。讓我七情六慾又走過一遍。

「你以為你所依並且深愛的,也會傷你最深。」

一直都懂,太懂了。

卻也怎樣都練不到遺世獨立,怎樣也不知下一個是不是可以永遠放在心裡那塊最柔軟的地方收藏著。

八年。

我還年輕,但八年也是時間。對一個普通,但也是花樣年華的女子來說,八年不是個小數目。

我的時間都浪費在我認為是美好的事物上。

承認自己是愚蠢並且庸俗的,所以才會這麼心痛不已。

至少他是負責任的,也許。

不像那些做完了事,還要女方去墮胎的廢渣。

至少他還憧憬着一個家,應該。

他一直說想要當個年輕的爸爸,想要跟兒女們打成一片。

但我也許永遠都搞不懂他。

以為他信仰的愛情是更溫暖並且純淨,帶著靦腆還有一種憨傻的開朗。

想像他會不顧一切甚至退出演藝圈,只為了保護那想象中的圈外未婚妻。

好像這一切想像都過於可笑。

更遑論我一直覺得他心中某個溫暖而神秘的位置,寫著龜梨和也的名字。

畢竟他們,曾經這麼毫無掩飾的展現他們之間的親密。

只是曾經。

我知道這一天會來的。

我只是覺得不應該這麼倉促,而且,不應該這麼敷衍?

我以為他信仰真愛。(當然我也不是否認木梅莎是他的真愛,也許真的是)


現在回頭發現,一直都是我自以為。

所以叫我怎麼不傷心?


還好親愛的約翰醫生跟夏洛克適時出現,填補了心中一些難受的地方。

但這些人已經離不開我了,而我也沒有打算要離開他們。

也許愛之所以這樣叫人痛苦,才可以叫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thbeyongtruth.blog85.fc2.com/tb.php/489-f3da043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